踏天争仙 第六百零二章 佛衣道本

电视  2020/04/05

踏天争仙 第六百零二章 佛衣道本

水翠鱼肥。※■壹看书■. ̄

碧海幽幽的深水之下,一座略显陈旧的宫殿院落中,一个红裙女子静立其中。

这女子不施粉黛,更无装饰,面容中略显憔悴,容貌也不算绝色,只能算是略比常人要明媚几分。

洪靖站在院子之中,看了眼一只化成水蛇精扭动腰肢款款而来,这水蛇精恭敬的将托盘放在了洪靖的白玉桌上,托盘之中是龙宫中的消遣零食三色糖果。

随后那一言不的水蛇精躬身退走。

龙宫之中,洪靖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头了。

引起她怀疑的伺候她的虾兵蟹将总是有些怪怪的感觉,最初的时候洪靖也只是觉得这些是水族,有些奇怪也是正常的,毕竟非人。

但后来,在龙宫呆的时间长久了这种奇怪的感觉就越明显,她虽然锦衣玉食,处处都不费心思,但在行动自由上却受到了限制,当然,这个洪靖也能理解,毕竟这里是龙宫,身为客人,在别人家中自然不能随意乱走,但她总是觉得自己被人盯着,无时不刻不被人紧紧地盯着,这种感觉,就不像是客人应该有的待遇了,相反,似乎在被人当成是贼来防着。

还有更重要的是,每当洪靖问起方荡的事情,哪些虾兵蟹将都是语焉不详,欲言又止,吞吞吐吐,这些虾兵蟹将灵智不高,不少东西想伪装也伪装不了,不过洪靖也没能跟他们套出什么话来,因为这些虾兵蟹将绝对不会和洪靖多说一个字。

从洪靖被带入龙宫之后,就再也没有龙族过问,好似将其丢在这里就完了一样。

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叫洪靖越来越觉得这里不是什么善地,更何况洪靖了解的方荡从来都不是一个朋友很多的人,相反,方荡的朋友从始至终都只有那么少少的几个而已。这叫洪靖也开始考虑方荡到了上幽界能够成为龙宫的伙伴的问题。

随着洪靖越来越觉得龙宫并非善地之后,洪靖便生出了离开龙宫的想法,但洪靖也慢慢的知道了,龙宫是在一个独特的世界中,这个世界叫做蓝珀荒域,这里并没有一条道路能够直通上云海,想要前往上幽云海必须有龙宫的准许,也就是说,她现在在一个大牢笼里的小牢笼里。

这叫洪靖心中越有些焦急起来,她现在不得不开始考虑一个致命攸关的问题,如果这些龙族非但不是方荡的朋友,而是方荡的敌人的话,那么现在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形。

显而易见,她很有可能已经变成了龙族手中要挟方荡的一颗棋子,而值得她感到欣慰的是,只要她还在这里待遇没变,那么就说明方荡还是安全的。

洪靖一方面思虑自己的孩子一方面还要担忧自己的丈夫,此时还得琢磨着怎么逃出这片禁锢她的不善之地,若是能够想到办法还好,偏偏洪靖完全找不到半条出路,这使得心力憔悴的洪靖越憔悴起来。

不过,逃走,这个信念却在洪靖的心中越来越烈,哪怕是死,她也不能叫方荡因为自己受到连累!如果她死在龙宫,方荡一定会给她报仇的,掀翻了龙宫。要△■看书._1□k一a看n书s要h◇u ̄.

有了这个想法后,洪靖就开始没日没夜的修行,好在龙宫在供给上只要洪靖开口绝对不会有问题,不管是灵丹妙药还是奇珍异宝,洪靖想要什么,就能要到什么,也就只有从这一点上洪靖还略略看出朋友两字。

洪靖本就是火毒仙宫的弟子,她修炼之余找龙宫要了一口炉鼎,每日都在炼制着什么东西,虾兵蟹将们对此最初还有些好奇,后来就熟视无睹了。

……

越来越多的虾兵蟹将在大笑中死去,这使得三头真龙面面相觑,甚至对面的三位丹宫仙圣也不由得面带犹疑。以真龙的悠长寿元和无边见识,此时都觉得这神通诡异无比,要说这尊佛像,为的那头赤龙也是见过的,并且,他亲身经历过佛国建立甚至是佛国崩塌,可以说佛家的由盛至衰,并且龙宫欣赏凡人文化也不是从道家昌盛之后开始的,从佛家的时候,龙宫就多有和佛徒们的交流,所以对于佛家的神通手段也算是有些了解,但方荡的这尊佛像,还有方荡的这些手段,都叫他感到惊异,这似乎不像是佛家的神通。

对于丹宫的对面这尊佛像以他们的见识自然是认识的,但这种叫人大笑甚至活活笑死的神通,却叫他们闻所未闻。并且,这手段未免实在是有些太过残忍了些。叫人笑死还不如一剑将其活活斩杀了来得痛快,那些虾兵蟹将们一个个现在虽然还在笑,但脸上的表情却明明是痛苦无比的。

完全不能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在方荡脑海之中的那尊背后写有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佛像陡然张开双目,脸上显出一丝很难察觉的惊讶和疑惑,不过这惊讶疑惑转瞬就被其的大智慧解开,不过,佛像却微微摇头,面上显现出一丝忧虑之色,目光微微一转,投向不远处青光幽幽的《阴符经》此时的阴符经依旧毫无动静,完全处于沉寂状态。

方荡的这尊佛像脑后的光轮依旧光芒万丈丝毫都没有收止的意思,看起来,方荡是要将这些虾兵蟹将一股脑的全都弄死。

丹宫三位仙圣自然乐于看到方荡和龙族斗个你死我活,反正方荡的佛光对于他们的仙尊虽有影响但却不大。

龙宫中的三位真龙却再也不能坐视,为的那头通体红焰的真龙当即开口猛地出一声龙吟大喝。

轰隆隆整个世界都跟着猛地一抖,剧烈的颠簸一下。

被琉璃佛像的佛光影响的那些虾兵蟹将们马上收止了笑声,随后变成了惨叫一片,他们笑得脸都僵了,五脏六腑都如同吞了火炭一般的剧痛。

趁着这个机会,冷夜公主连忙出手,放出一颗龙宫宝珠,将一众虾兵蟹将尽皆收起。

虽然虾兵蟹将在真龙眼中不值钱,但也不能由着他们被方荡斩杀。

这边龙宫收了虾兵蟹将,对面的丹宫仙尊们忽然开始觉得自己嘴角在抖,抑制不住的要开始放声大笑,随后笑声陡然响起,不过,笑出声来的并不是所有的仙尊,只是少部分仙尊,大约十几个。一看书〓〓※※.

方荡的佛光力量有限,能够将所有的虾兵蟹将大笑不止,那是因为虾兵蟹将终究脑力定力有限,抵御不了方荡的佛光,虾兵蟹将没了,方荡自然就将手段转投另外一边的丹宫仙尊。

这一次轮到龙宫站在一旁袖手观瞧。

十几个仙尊控制不住的大笑不止,并且这笑声还在传染,十几个仙尊周围的仙尊也开始出一阵阵的笑声,这笑声如同病毒一般的开始蔓延。

丹宫三位仙圣见到这个场面也都齐齐变色,龙宫都爱惜虾兵蟹将,他们自然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仙尊们活活笑死。

当即三位仙圣中的一位大手一挥,狂风翻滚,一众仙尊尽皆被吹飞出去,脱出了佛光普照的范围。

方荡此时开口道:“谁想先死?”

方荡这话语问得太过霸气,对面的三位仙圣身后还有滚滚的黑云,另外一边的三位真龙更是不容小觑,每一个站出来对于方荡都有威胁,而方荡现在却好似在等着这些人来找他送死。

丹宫的三位仙圣中的一位出一声冷哼,当即就要上前,却被旁边的仙圣伸手轻轻一扯,给拉住。

随后三位仙圣看向对面的三头真龙。

三头真龙同样越过方荡,看向对面的三位仙圣。

这是一个奇妙的平衡,三头真龙和三位仙圣都不想最先出手,因为方荡非同一般,身上有着诸多秘密,他能杀一个仙圣,那么再杀一个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谁先上,若是赢了抓了方荡,倒也没有什么关系,若是输了死了,那么对面的三头真龙就要大占便宜了。

不过,虽然他们都不想第一个出手,同样的双方也不想第二个出手,怕的则是对方一下擒抓住了方荡,那么想要从对方手中抢人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他们既不想落后,又不愿意抢先,所以现在他们之间出现了一个巧妙地平衡点,在这个平衡点下,世界似乎一下凝固起来了。

方荡开口后久久不见真龙和仙圣出手,方荡自然明白双方不出手的缘由所在,此时不由得笑了起来。

方荡不笑还好,方荡一笑,他身后的佛像也陡然跟着大笑起来,之前那些虾兵蟹将们的笑声还有那些仙尊的笑声陡然在空寂的四周响起。

一时间千万人齐声大笑,方荡脚下的上幽云海的海底的石头上随着笑声生出一个个的蝌蚪文字,洞文裂刻都被方荡的笑声惊动,如一道道的血痕在岩石上不断游走,以方荡为中心朝着四周蔓延开去。

这笑声似乎被方荡收集起来了,此时被其一下放出,声音隆隆而响,比那赤龙龙吟似乎也相差不大。

当然,这样的笑声还不至于叫丹宫三位仙圣和三位真龙招架不住。

不过方荡的目标显然不是真龙和仙圣,而是那些在空中犹如活物一般的滚滚黑云。

这些黑云不知道是丹宫的什么宝贝,在空中盘旋周转,他们原本和那些丹宫仙尊还有虾兵蟹将们如同钳子一样将方荡的路给死死围住,现在,黑云一去,方荡周围就只剩下三头真龙外加三位仙圣,如此一来,方荡辗转腾挪的空间就大了不少。

不过,三头真龙外加三位仙圣也不是闹着玩的,以方荡当下的实力和他们周旋起来,还是相当吃力的。

但在方荡心中,去了那些缠人碍事的家伙后,想要逃走或许还是有机会的,而方荡的机会,就在真龙和仙圣之间的那个微妙的平衡上。

对于方荡来说,机会只有一线,正是现在!

方荡的佛像大笑数声,随后佛像口中吐出一句话来!

“天人合,万变定基!”

轰的一声,世界崩塌了!

大地翻滚,有浓云转瞬出现,云中雷霆滚滚,暴风席卷而来,哪些散落在上幽云海中的不归城的碎片废墟此时尽皆飞了起来,在空中来回旋转,裹挟这些巨大的石头的,竟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这样的漩涡不止一个,这些漩涡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的不断冒出来。

而原本还剩下半个的不归城此时再也受不住这些漩涡的摧残,开始崩溃瓦解,一块块的碎石,一座座的建筑,一个个的惨叫着的人都飞上了天空,不久之后,整个不归城还有连带着他下面的基石都开始崩解,变成滚滚巨石在空中飞舞,可以说,现在空中站着杵天顶地的十几个巨汉,这些巨汉满肚子都是碎石砖瓦。

这不光这些天空中的哪些浓云中点光闪闪,竟然也被这些漩涡收了进去,一时间这些漩涡又变了模样,看上去更加威武雄壮。

方荡不由得心中叹息,因为脚下的大地无法被他的神通撼动,不然的话,这些漩涡的声势应该大上十倍。

十几个漩涡之中雷霆闪闪,随时狂舞,猛地一分,朝着三头真龙外加三位仙圣就撞了过去。

这是方荡集齐天地人三才杀机所出的万化定基的神通手段,是以佛壳道本的手段施展,所以这些漩涡一旦动起来,又有慈和宏大的禅音响起,这使得这种崩灭一切的力量中多了一丝奇妙的东西。

三头真龙还有三位仙圣从未见过这样犀利的手段,三位仙圣本身尚未完全激自己的力量,还无法达到一品赤丹丹士相等的力量,在这漩涡袭来的时候,当即退后,不得不避开。

而三头真龙就不同了,他们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躯体,眼瞅着猛烈地旋风裹挟着巨大的石块和滚滚的雷鸣朝着自己撞过来,她们的表现和三位仙圣完全不同。

三头真龙毫不畏惧,直接撞了上去。

一下就钻入了漩涡之中。

眼瞅着三头真龙一下陷入了那漩涡之中,犹如陷身泥潭一样,嗡嗡转转的巨建筑碎片气势还不算什么,那一道道的天劫雷云才是最要命的。

一道道雷霆乃是天怒,劈击在这些真龙身上,一样炸得她们鳞片乱飞,虽然不至于致命,但陷身其中狼狈不堪还是有的。

见到这个场面,三位仙圣不禁暗叫侥幸。

轰的一声大吼,那裹着周身炽焰的真龙所在的漩涡中猛地传来一声龙吟,包裹着他的那尊漩涡竟然嘭的一声撒开了,一时间巨石漫天飞舞,有些小的碎片甚至犹如弓箭一般的四处弹射。

不过,方荡总计凝形十余道漩涡,一道破碎,另外一道紧跟着就冲了上去,这一次那赤龙知道了厉害,不愿再硬碰硬陷身漩涡之中,当即龙口一张,滚滚烈火喷涌而出,将整个漩涡都燃烧起来,火焰冲天。

“噫?方荡那里去了?”三位诞生一边躲避漩涡的追逐,一边不忘观瞧方荡的去向,谁知道这一看不要紧,看一眼后三位仙圣尽皆大惊失色。

方荡不是一般的犯人,是对丹宫三位宫主的千年大计有着重大影响的人,说是丹宫当前最大的隐患也不为过,这样的家伙找不到也就罢了,若是找到了竟然还叫他给跑了,那么就是三位仙圣的无能了,三位宫主平日里还算慈和,但他们的雷霆之怒究竟有多么可怕,三位仙圣是一清二楚的,把方荡丢了,或许引来的就是三位宫主的雷霆之怒,那可绝对不是他们三个能够承受得起的。

三位宫主恨不得现在就立即去找方荡,掘地三尺也要将他抓回来,无奈,这些漩涡犹如跗骨之蛆,甩都甩不掉!

他们可没有三位真龙那般的强横身躯,可以随便折腾,尤其是他们本身没有身躯,乃是一道虚影,他们若是被卷进了漩涡之中,那滚滚的天劫电闪就是他们最大的敌人,说不定转瞬间就被劈死了!

等到三头真龙将那些漩涡一道道的震碎破解,早就不见了方荡的踪迹,这叫自以为准备充分无比,来到了这里一伸手就能将方荡一成擒,谁知道竟然是这么个结果。

时间三位丹宫仙圣悬在空中,可惜看不到他们的脸,不然一定能够在他们的脸上找到相当狼狈的表情。

至于另外一边的三头真龙此时尽皆是灰头土脸,冷夜公主身上焦糊一片,那一片片的奶白色的龙鳞现在变得乌七八糟的,碧幽则必冷夜公主略微好一点,但也已经是满脸铁青。

此刻,仙圣和真龙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现在能够看得到的,就是面对的是一片空寂无声的存在了。

他们同样也没有料到方荡竟然能在这样的环境下逃之夭夭,这就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想必传出去别人也是不会相信的。

丹宫龙宫两者夹击,竟然连方荡的衣角都没有沾到,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了!

...

...

太原男科医院地址桂林治疗牛皮癣方法雅安中医男科医院

孕妇腰酸背痛是缺钙吗
偏瘫后手能恢复吗
益气养阴和阳虚吃什么食物
相关推荐
永夜君王章一三六心事1搭配

永夜君王 章一三六 心事“大漩涡?”在千夜印象中,帝国的事似乎都已经是久远的记忆。?大漩涡留下的印...

电视 · 2020-05-21 13:27:18
是谁陪了你一生原创搭配

呐,是谁陪了你一生(原创)她说:老头子,我们怎么一下就老了这么多了,你看你,满脸的皱纹。他宠溺...

电视 · 2020-05-21 12:58:18
越调寨儿令世情百态一br充大师搭配

【越调·寨儿令】世情百态一 充大师,站高枝,狂言信然纯弄姿。巧撰危词,手段依时,拍马费心思。善侃...

电视 · 2020-05-21 12:07:02
采访界的泥石流张艺兴我没在搞笑20170搭配

采访界的泥石流 张艺兴:我没在搞笑! "我们的农业机械化程度 2017-01-09 12:03:09我要...

电视 · 2020-05-21 10:25:22
仙女郭碧婷爱美甲misscandy装进行搭配

一到四月,遍地开花的各大音乐节就成了时尚客们的打卡之地,艺人们除了在红毯上争奇斗艳,也不放过这...

电视 · 2020-05-21 09:36:46
李小鹏夫妻宣布加入植观任首席产品官201搭配

李小鹏夫妻宣布加入植观,任首席产品官 2017-03-07 10:34:11我要投稿  3月6日上午,...

电视 · 2020-05-21 08:5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