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修传 377.第368章 打雁遭雁啄

生活  2020/04/07

劫修传 377.第368章 打雁遭雁啄

天下有十大灵禽,自以九首朱雀为首,凤凰次之,其三为鲲鹏,这三大灵禽,与天地同生,天地不死,其身不灭,而世间诸多灵物皆出于这三大灵禽,是以又被称之为创世三禽。

而三大创世灵禽之后,则是玄火鸟,幽明雀,摩云鹤,金翅雕,吉光神鸟,无翼鹞,九头鹰。

金翅雕为鲲鹏之属,在十大灵禽中排名第七,若论速度之快,自以吉光神鸟为第一,但金翅雕生有风云双翅,扇动一翅可行五千里,再一翅便是万里,只是金雕连扇两翅之后,便需静修数月,是以此雕虽可日行万里,但不可持久,是为其敝。

不过在凡界之中,日行万里,已足以追上任何灵禽灵兽了,倒也不可小视。

秦公所拥有的金雕,其岁不过三百年,却是一只幼雕,自不可日行万里,可双翅扇动之下,也可瞬息间到达三千里之遥,追上嘶风吼自不在话下。

秦公为追上区区一名九级真修,却要用上金翅雕,可谓下了血本了,不过三修想到原承天身上的诸多绝佳法器侍兽,都觉得此注大是应该,金翅雕虽好,却不可随时动用,哪像嘶风吼那般便捷。

而段姓玄修见识过原承天的手段,对其无界之剑更是大生炽念,此次前来此处与诸宗订立藩宗之约,原本以为是例行公事,怎有好处,不想却遇见原承天,若能擒获此人,获得此人之物,却是一桩妙事了。

三人立在金雕背上,秦公念动真言,驱使金雕疾行,金雕左翅扇动,便是一千五百里了,而秦公动用灵识,果然已探出原承天的灵息来。

却见前方正有二人急驰而去,前面那人,分明就是魏无暇了,紧追魏无暇的,便是原承天。

魏无暇与原承天修为相若,三修原本以为,魏无暇纵是不济,也可抵挡片刻,哪知魏无暇这么快就败下阵来。

而秦公凝神探向魏无暇,只见魏无暇身周血雾环绕,竟是动用了血遁之术,可见魏无暇逃命心切,竟不惜动用这大耗精元的救命遁术了。

血遁之术虽可在瞬息间道出数百里去,可却不可持久,原承天拥有嘶风吼这等灵兽,大可从容追去,想来再过片刻,那魏无暇就将会被原承天赶上。

此刻原承天离金雕尚有百里之遥,秦公怎舍得再驱使金雕赶上,忙将金雕收进背后的葫芦中,祭出一物,是为一只小小的木舟。

段姓玄修道:”此物怕是难以追上嘶风吼吧。“

秦公点了点头,虽说原承天离他不过百里,可嘶风吼瞬间又可将众修甩开,普通遁器,哪里能与嘶风吼相比。

他指尖红光一现,滴出一滴鲜血来,滴在木舟之上,亦是动用了血遁之术。

玄修的血遁之术,比之魏无暇自是不同,这一滴鲜血,应可追上原承天了。

那木舟瞬间化成一具数丈长宽的大船,船上刻有”行云“二字,而这二字此刻红光闪耀,正是那滴鲜血的功劳。

三修弃雕乘舟,径直追了过去,但见行云舟血雾莹绕,其速又怎会慢过嘶风吼?数息之间,已与原承天并驾齐驱了。

秦公冷笑道:”道友还不束手,更待何时?“

他出手便是光华,光华之中,一根黑色绳索乱舞,分明是一根束仙绳。

这束仙绳本是玄修之宝,谅原承天一名小小的真修又哪里能禁受得住,自然应该是手到擒来。

原承天不慌不忙,手指微弹,一滴水珠祭到空中,化成百丈水幕,悬在头顶,这水幕生出七彩光芒,分明不是一件凡物,而那根束仙绳遇此水幕,又怎能下得去?只在水幕上打转。

”太一弱水!“秦公三修齐齐发出惊呼,太一弱水可是如雷灌耳,可三修向来只闻其名,又怎见过其物原形,想不到却有缘在此见到了。

见此宝物,三修皆是脸红心跳,恨不得一把抢过才好,心中更羡原承天福缘无双,在无界之剑外,还拥有这般天材地宝。

只是三修虽是眼馋,可太一弱水毕竟是天下防御至宝,普通手段又怎能突破此物?

段姓玄修最是心急,伸手探进物藏之中,也不管抓到何物,就不管不顾的祭将出去。

等此物祭出,才知道一座七寸玲珑塔。

此塔虽只有七寸长短,可却有万仞巨峰之重,若是平时,将此塔祭出去,那对手连同法器,都将被压成粉末了。

然而在太一弱水面前,这重若泰山的玲珑塔简直如同玩具一般,就如那束仙绳一样,只在水幕上打转而已。

秦公叹道:”太一弱水岂是普通法器可破,段老弟不可心急。“

段姓玄修也知道自己毛燥了,含羞收回玲珑塔,道:”值此太一弱水,却该怎么办?“

秦公正沉吟间,原承天早已窜了出去,秦公忙催动行云舟追赶,可此舟上的红雾渐渐淡了,哪里有刚才那般快捷?

秦公无奈,只得再挤出一滴鲜血来,再行动用血遁之术。只是这血遁之术,实是大耗精元,别瞧只是挤出了两滴,秦公脸色已是苍白如纸。

黑衣金姓玄修道:”秦公,身体要紧,这血遁之术,以三滴为限,若是再强行动用,这耗去的精元只怕就难以复原了。“

秦公咬牙道:”老夫怎不知其理,然而若非如此,又怎能追上此子?只要能擒获此子,尽得他身上宝物,也算不枉这番牺牲了。“

金姓玄修道:”这也说的是。“

好在行云舟得秦公的鲜血之力,总算风驰电掣起来,刹那间又赶上原承天。

只是虽是追了上来,三修对原承天的太一弱水却是无计可施,三修身上自有法宝无数,可是能应付得了太一弱水的法器却是一件也无,三修瞧着舟下水幕发出的七彩光华,却只能面面相觑。

好在因三修现身,原承天也只能弃了魏无暇,只顾着自已逃命,此刻魏无暇已被众人抛在身后了。

忽听原承天笑道:”三位前辈,那血遁之术虽好,却不可再三使用,在下恕不奉陪了,只是前辈这几日需得小心,在下随时会来拜访,前辈等若有三长两短,勿谓言之不预也。“

拍了拍白斗的脖颈,白斗再次腾云起雾,急驰而去,段姓玄修急道:”不可让他逃了。“

秦公却叹了口气,道:”纵是追上又有何用?“将那行云舟的遁速渐渐放慢下来,只是慢了一刻,前面的原承天早就不见踪影。

三修见此,不免有些垂头丧气,他等三人皆有惊天动地的手段,奈何遁术不佳,遁器平平,竟是奈何不得一名真修之士,此实为三修平生未有之大挫。

此时魏无暇也慢慢跟了上来,段姓玄修道:”无暇,你刚才与他斗法,却是怎样的情景?“

魏无暇因刚用过血遁之术,脸色灰败之极,他垂首苦笑道:”哪里算是什么斗法,他近身之后,身上的灵压逼人,竟是不亚于秦公之威,在下哪敢动敌,只能转身就逃了,弟子此次实是太过丢脸了。“

段姓玄修道:”你怎是他的对手,便是我遇到他的法器,也被逼动了法身,方才保得周全,不想此子手段竟是如此高强。“

金姓玄修忽道:”刚才此人临别之际丢下话来,说是要让我等小心,莫非他还敢去而复返,寻我等的晦气不成?放着三名玄修在此,此人怎敢回来,不过是胡吹大气罢了。“

一言已毕,却见众人都是默然不语,魏无暇更是面露惊惧之色。

秦公嘿嘿苦笑两声,道:”他有嘶风吼在手,说来便来,说走就走,而他又有太一弱水护身,又怎会怕了我等,说不得,此刻我等反倒成了瓮中之鳖,任由取予了。“

诸修刚才一心想追赶原承天,只盼能擒获此子,可见了原承天的手段后,这心情却是慢慢变得糟糕起来,秦公说的不错,此时众修却是奈何原承天不得,而原承天却有手段对付众人,只怕略有疏忽,就要着了他的道。

魏无暇道:”三位师伯师叔,如今如之奈何?“

秦公道:”无暇,他第一个要对付的,必定是你的,从现在开始,你不得离开我身边十丈,否则必会被其所趁,没想到终日打雁,今番却要被雁啄了去。“

魏无暇想起刚才的经历,犹自提心掉胆,本以为自己仗着宗门秘术,进境已是神速,哪知道一别十几年,这原承天竟变得更加可怕了,就连三位师伯师叔,也是噤若寒蝉,此事说将出来,自是天大的笑话了。

众人也无心情闲语,只知闷头赶路,虽知原承天必定窥视在侧,可宗门交待下来的事务都推脱不得。半日之后,来到一处所在,亦是山青水秀,灵气逼人,分明是处清修之地。

段姓修士猛的抬头道:”这里莫非就是三花观了,宗门法旨中说的明白,这三花观需要与本宗订立藩宗之盟。“

秦公点头道:”三花观的宗主与我是旧识,订立藩宗之约倒是不难,既然路过此处,就将此事办了吧。这三花观虽是女修门宗,实力不强,可其宗所产三种灵草甚是珍贵,若成了本宗藩宗,日后获益不小。“

话音刚落,从三花观中飞出一名女修,上前打了个稽首道:”秦公,赶路辛苦,只是宗主此刻却不在观中,还请秦公略等片刻。”

秦公道:“你家宗主去了何处?”

女修咬牙切齿道:“是去追一名骑着灵兽的贼子去了。”

诸修听罢,不由倒吸一口冷气,那骑着灵兽的贼子,莫非就是原承天?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安全吗汕头癫痫病专科医院什么减肥药吃了不反弹

甘肃治疗阳痿方法
江门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什么咳嗽药不含麻黄
相关推荐
嘲笑的近义词u词语u搭配

嘲笑的近义词  词语:嘲笑  【嘲笑的近义词】(以下词语任选其一)  嘲弄;讥笑;讥嘲;讥讽;讥...

生活 · 2020-05-21 12:46:19
视频我们结婚了最新预告中字幕利特素拉想要搭配

视频:《我们结婚了》最新预告(中字幕):利特&素拉想要Bobo视频:《我们结婚了》最新预告(中字幕):利...

生活 · 2020-05-21 10:37:26
勇敢追爱蓝色大门导演易智言正式出柜搭配

勇敢追爱!《蓝色大门》导演易智言正式出柜《蓝色大门》导演易智言出柜易智言发长文坦白心情易智言的...

生活 · 2020-05-21 10:19:26
鸡毛飞上天启示录不是所有富二代都是王思聪搭配

《鸡毛飞上天》启示录 不是所有富二代都是王思聪作为娱乐圈纪检委,最近王思聪凭着“换女友”、...

生活 · 2020-05-21 10:15:01
曹敏莉喜得贵子晒萌照小家伙睡相引网友吐槽搭配

曹敏莉喜得贵子晒萌照 小家伙睡相引网友吐槽曹敏莉微博截图  明星网讯 昨日,港姐曹敏莉在微博上公...

生活 · 2020-05-21 09:09:55
胡杏儿一家出游照三人世界温馨又幸福儿子又搭配

胡杏儿一家出游照,三人世界温馨又幸福,儿子又成了小胖墩大家好,这里是娱乐不至死,解读有深度,娱...

生活 · 2020-05-21 08:14:12